讨厌萝卜星人

姑且叫莲子。

坑了就不填,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卡埃向哨】边界01

一次任务受伤醒来后,埃米多了一位自己根本不认识的丈夫。


可能会有的雷点:先婚后爱


————————————————————

       埃米醒来的时候感觉左胳膊有些沉重,他转了转脖子发出僵硬的声响。是姐姐伏在床边,艾比脸色不算太好,头发也乱糟糟的没有光泽,像是睡眠不足的模样。他仰头同天花板上的监视镜头对视,愣了半晌才意识到这里是塔的医院。



       作为一名五感出众的A级哨兵,埃米被派去危险任务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但受这样重的伤...

[卡埃]原因

卡米尔无意识的喜欢埃米的故事


好久没写东西了,再次感受到自己语言的贫瘠


————————————————————

       埃米的身体非常温暖。



       都说小孩的体温偏高,这话卡米尔一直不信,因为他自己便是个活生生的反例。当然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只是堪堪挂在正常体温的最低线罢了。他想抬起手像往常一样把围巾扯扯,可双手都被男孩占走了,他只好叹气,把背上的人又往起掂了掂。埃米柔软的脸颊随着轻微的晃动在他的肩头摆了两下,马上找到了...

【卡埃】温度

*因为不太会画,就写了一下。

*没写完,就把比较健康的部分发一下。(?)

*本来想切号发这种东西的,稍微检查了一下(发的这部分)也不是特别狗血雷,就发这里吧。

*很短,是莫名奇妙的东西,不用看。


————————————————————



       
       咚咚、咚咚。



       闷沉的声音顺着地板靠近,沿着实木,贴着骨头传进耳膜,埃米稍缓的心情即刻被...

『卡埃』屏息

很久之前就写了,给满满看了之后竟然收到满满的图,决定发出来供大家脑,但是因为大家都懂的原因后续等以后再发。

ABO注意
战损注意

————————————————————

*

森林深处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约莫是大笑混着几声叫骂,血腥气和着几丝难以察觉的甜味,卡米尔抽了抽鼻子,把围巾往上拉了些。血腥味不浓,自然不可能是谁与积分怪的战斗。那么,不过只是参赛者的自相残杀而已,卡米尔冷静地下了定论,他调动元力减轻了对地面的压迫靠近过去,倘若胜负已分,他也有自信脱身,又倘若是鹬蚌相争,他也乐得收一个渔翁之利。

他慢吞吞地背到树后面,将帽檐抬起。几个人恶声恶气围城一圈,像极了厄流区——随处可见的...

短打

一个二十分钟的随手摸鱼,没什么意义。


————————————————————


“出、出轨?”埃米睁圆了眼睛,玻璃杯里的冰块喀啦咯啦响了几声,杯壁外的水珠顺着指节滑往手腕,他缩了手,仍旧难以置信地摩挲了两下。


“对啦对啦,就是出轨。”女孩置气地咬着吸管,一派毫不在乎的模样细数起男友近来的违和之处。“打电话过去总是匆匆忙忙挂断,手机的壁纸把和我的合影换成了猫咪,还开始清除微信的聊天记录了!”


埃米皱起脸有些茫然地看向自己的高中同桌——他倒是被对方单方面称作闺蜜——半晌小心翼翼地开口:“可是,就这些的话……”


“你太天真了!根本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我之前还在他肩...

[卡埃]非典型乡村爱情故事 01

*因为我极强的倾诉欲,我终于写了

*主要是为了自己爽,看不看吧

*没了

————————————————————



>>



       卡米尔打开客厅的空调,老式机子发出嗡嗡的杂音,同夏天的知了有的一拼。他平静地给自己倒了杯白水,抱起电脑盘腿坐在沙发上,享受一刻的宁静。他大哥雷家老三雷狮在如往常一样同雷大公子吵了一架后,忽地就说要回乡下老家住两天游玩避暑,大公子自然是求之不得,没花多少功夫就帮雷狮打点好东西,那架势恨不得让他一辈子别回来。雷狮习惯性讥讽了几句便拒绝了专车接送扯着卡米尔坐大巴回了老家...

[卡埃]人生处处是惊喜

*大家好,我又写了新的狗屁

*智障又沙雕

*前情上一篇

*我也不知道有莫得后续,我爽了就行了


————————————————————

3.

       自上次莫名其妙的告白已经过去几天,埃米几乎每天晚上都能梦到自己在操场累死累活拼命跑圈,后边还跟着一个卡米尔举喇叭说跟我交往——说到底,要是没有这么个恶鬼跟着他也不可能一刻不停地跑。第二天早晨起床还要被室友揶揄半夜大叫我答应是在干嘛,好在睡梦中的埃米还给自己留有基本的自尊,再没透露出其他的东西。(大概算是)交往后卡米尔一直没有联系他,便姑且先自我催眠只不过是...

半年不登屏了我二十多篇文,你妈的,为什么

[卡埃]恋爱名言就是狗屁

*我又回来写卡埃了,真香

*但是写的是狗屁,还是别看了

*鬼能想到我本来想写的是酸爽狗血

*完全放飞自我,又智障又沙雕还ooc

*你甚至想不到这种东西之后还会有后续

*没屁放了,看不看吧


——————————————————

1.
       埃米拖着腿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坐在地上,要不是热气下尚存的一丝理智让他还勉强注意着形象,他恐怕要像讹人似的直接瘫倒了。没有人会想到体育课开场就是绕着那大小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操场跑十圈,得亏埃米老实,全程也竟不掺假的过下来。四公里算不得多长,可他终究不是什么长跑爱好者,单...

[安柯]帅气?可爱!

初次尝试,短小摸鱼,一派胡言乱语
安柯降新真好吃我好爱
是原作向的,新兰仅为普通青梅的if线[不然根本写不下去]
安室先生好酷啊我好喜欢————!

————————————————————

江户川柯南近来愈发觉得,安室先生长得很好看。

他坐在咖啡厅柜台旁的高脚凳上吸着橙汁,毫不掩饰目光地看向正在收拾杯盘的安室透。

这应该是一个既定事实,不论从小孩们的形容还是高中生的赞叹,抑或是顾客们的夸奖,都能够轻易的得出这个结论。

“帅气的大哥哥。”“可靠的帅哥。”“英俊小哥。”这些称谓不能说无时无刻萦绕在耳边,但总归是经常出现。

他不是个很关心外貌好坏的人,即便是拥有顶级明星面容的母亲,在他眼里也只...

1 / 9

© 讨厌萝卜星人 | Powered by LOFTER